奇奇网>新事>正文

智能音箱故事里的小人物:BAT讲战略 中关村做买卖

2019-05-08 10:12:00 电科技 分享

 


智能音箱是近2年消费电子产品的最大惊喜。从亚马逊的Echo开始引人注目,借人工智能的东风乘势而起。在全球智能手机销量连续4季度下滑的2018年(IDC数据),这个小小的AI新物种却创造了8620万台的出货量,Q4环比大涨95%(Strategy Analytics数据)。

作为科技巨头志在必得的下个时代流量入口,智能音箱在经历了2、3年的探索、试错与创新扩散后,实现了何种程度的渗透?线下销售终端或许给我们一些直观的答案。出于好奇,我们抽一天去探访了北京几个卖场,看看工作人员和消费者对智能音箱有何感受,尤其是曾经轰轰烈烈的中关村。

困惑的中关村:旧模式遇见AI新物种

中关村曾是国内最大的消费电子集散中心之一,太平洋数码城、e世界、鼎好和海龙四大卖场引领着中国电子类产品消费的风向标。开业于1999年的海龙大厦,连续几年的日均客流量在3万~4万人次,到2006年底,有超过7000万人次的客流来这里。种种原因,2011年,太平洋数码城关门后,海龙、鼎好和e世界纷纷从电子大卖场向写字楼转型。

走进科贸电子城,不知哪家音响店老板正外放《你到底爱谁》,歌声响亮,还挺好听的。在苹果体验店里身价不菲的iPhone、iPad以及各种配件,褪去高级感与科技范儿,实实在在地堆在拥挤逼仄的货柜间。

三三两两的智能音箱成为整个环境里最有时代感的东西。

逛一圈,时不时能碰到柜台上堆着几个小度1S、小度在家或者科大讯飞的阿尔法蛋,天猫精灵和小爱同学几乎没有见到(也可能是因其价格更低、店主懒得往外放),其他小品牌更不见踪影——智能音箱市场经过巨头横扫,小企业的生存空间已经很少。

在一个卖手机、智能产品的店里,小度在家被摆在最显眼的位置,不过看店的老人没什么推销的热情,见我们对这几个智能音箱感兴趣,就不紧不慢地站出来陪我们看。闲坐无聊,老大爷不介意我们东问西问,但他对智能音箱并没太多表达欲,只告诉我们:做电子产品嘛,大家(同行)说什么好卖,我们就进什么喽,你们也是做产品的吧?有什么好产品也推荐一下啊。

摆在表面的智能音箱不多,但跟店主们一问,很多都是有货的。程老板在这儿干了十多年,套路十足,一听我们要找智能音箱,马上问心理价位。我们回答“送礼用,什么价位都来几个,但都得最畅销最时髦的”。程老板一听,迅速推荐了一款裴讯和哈曼国际联合打造的AI音箱,京东标价2499元。旁边一位女店主见我们嫌贵走开,给推荐了1999元的小鱼在家,然后又推荐了499元的小度在家,说:那就要这个吧,带屏幕,性价比绝对是现在最高的了。

在表示了不能拆箱体验(也可能是没现货)后,女店主拿出手机,展示了这款产品在京东上促销价格:599元(拼团价499元)。我问,中关村不是都比官网便宜么,你们便宜么?女店主表示,这个实在已经够便宜了,“不过我们还是比网上便宜点——它(指京东)这个拼团499元,我们不用拼团,你买一个也给你499拿货。” 不给开箱体验,也不主动推销,中关村的主要用户还是需求明确、直接来提货的用户。

通过各大电商平台火爆的销量数据、以及同行间对产品趋势的频繁交流,中关村的店老板们多多少少都搭上了智能音箱这趟车。张姐是中关村的“老人”,从2002年就在海龙大厦卖电子产品,先后卖过手写板、摄像头、蓝牙、电子书、无线上网卡,基于“市场需求”,她从去年开始卖智能产品,销量主要靠儿童智能产品。“最近老有人找这个,同行、网上零售的顾客,都问都找。”一位卖蓝牙音箱的店主也介绍,年前有很多公司来采购,一提就是几百个,“就这个带屏的小度在家,给全公司的员工发春节礼物。你们哪个公司的?你们公司没发么?”

巨头的价格大战  陪跑的中关村批发商

了解趋势、有货、销量反馈也不错,但是缺乏明显的热情,成为中关村店主们对智能音箱最普遍的反应——看上去,中关村还不是智能音箱的主战场。

这也在情理之中。

从亚马逊的Echo开启这场新战争,到阿里、百度、小米、华为等中国科技公司入局,再到2018年出货量的全球爆发,主要玩家的互联网基因让智能音箱的销售渠道一直集中在线上。同时,过高的线下渠道成本,也是普及率低、市场规模尚小的智能音箱早期难以支撑的。

除了线下渠道的本身空白待拓展,中关村对智能音箱反应冷淡的另一个重要原因,是不赚钱。

一部分小店主走量少,拿不到厂家的低成本货源,摆几个只是为了充充门面,便从网上拿货,然后加几十块利润卖给不懂的人。李师傅的店就是如此。不过,信息越来越透明的今天,这条路显然走不通。他也看出我们并非买家,也不排除是怕同行抢生意。他说,“比如小度1s,我这儿比网上估计要贵十几二十块。你们要是买了,就是我这周卖的第一台。”

中关村也有不少老板在深圳有工厂,接代工订单,王老板夫妻就经营着一家。说是OEM代工,其实就是高仿,可以根据客户指定品牌产品的颜色、款式、各种细节做方案、做模具、下订单,再换个名字卖。“这个(指店里的小度1s)也是仿品吗?”“这仿不了,小度我们没做过。它的智能系统,还有它的屏、外壳,现在价格这么低,仿品根本做不出这个品质。”王老板摊摊手,“做仿品没意义”。

声明:本站部分资源来源于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或者来源机构所有,如作者或来源机构不同意本站转载采用,请通知我们,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内容。本站刊载文章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所刊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,并不意味着本站赞同作者观点或证实其描述,其原创性及对文章内容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亦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。
编辑:奇奇